无障碍声明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中国政府网残疾人服务专栏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2602阅读
  • 1回复
krisiten 离线

级别: 匿名验证用户

  • UID2116
  • 精华 2
  • 发帖1980
  • 在线时间0(时)
  • 注册时间1970-01-01
  • 最后登录2015-12-20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1-06-09
更多操作

重逢一刻:这个拥抱,来得太晚了

本帖被 krisiten 执行加亮操作(2011-06-27)
     6月8日,在上海市救助管理站的接待大厅里,不会说话的男孩王理想终于见到了5年未曾谋面的父亲王孝成。拥抱那一刻,父亲泪眼朦胧——当年聋哑的儿子被拐走时才12岁,身高1.2米,而重逢时他已是1.74米高的大小伙子。这5年来,上海救助人员从未停止为王理想寻找父母,由于得不到正确的信息,迟迟没能找到,王理想成了上海救助站救助时间最长的孩子。






寻亲无果,男孩救助站待了5年


    在上海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了38年的卢远强还清晰地记得5年前王理想的模样,“当时他又矮又瘦,身上有被打和香烟烫伤的痕迹。”2006年3月,无处栖身、露宿街头的王理想被普陀区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送到上海市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

    他不会说话,只能用纸写下只言片语——“徐飞,河南省濮阳人。”

    为了尽快找到这个聋哑儿的父母,工作人员曾带着他一起到普陀区寻找他的家人,未果;又和河南当地取得联系,依然没有结果。

    于是,男孩就在救助站住下了。工作人员一边与他手语笔谈,寻找家人的姓名、地址线索;一边手把手地教他读书、识字、看报、学棋艺、打乒乓、练拳操。工作人员都把这聪明、活泼、乖巧的聋哑儿当作了编外赞助的“儿子”。

    5年了,工作人员和这个不会说话孩子的笔谈记录已写满厚厚一叠纸,其他受助的孩子都已纷纷找到父母,而他的父母却依然杳无音信,他成了在救助站时间待得最长的孩子。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负责人魏庆春介绍,今年3月,他们为聋哑儿采集血样,报送市公安局“打拐办”请求协查。4月,在继续查找的同时,制订了将王理想送往聋哑学校读书的计划。
krisiten 离线

级别: 匿名验证用户

  • UID2116
  • 精华 2
  • 发帖1980
  • 在线时间0(时)
  • 注册时间1970-01-01
  • 最后登录2015-12-2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1-06-09
  
“想回家了”,5年后终于报出真名



    10天前,男孩突然用纸笔写下了一个陌生的姓名:“王理想”。

    再次追问,男孩用手势敞开心扉,“‘徐飞’是假名,我叫王理想。我想爸爸了,想回家了。”原来,2005年,这名江苏的聋哑儿被拐骗到上海,成了街头流浪儿,被迫向人乞讨,甚至被逼迫去扒窃、偷盗。稍有不从,就会遭毒打。

    之所以迟迟不肯说出真名,是因为男孩害怕离开救助站后,又会受到坏人的欺侮,继续过流浪的日子。而他不想回家的原因是不想面对妈妈,因为“妈妈常常骂我”。

    翌日上午,救助站委托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基层指导处的警官,根据公安综合查询系统查找到了数十个王理想的名字。6月7日,通过层层筛选、比对,终于确定王理想的家在江苏盱眙。经当地派出所联系,救助站终于找到了王理想的父亲王孝成。得知被拐多年的儿子在上海长大成人的消息后,王孝成喜出望外。


为接孩子,父亲凌晨4点就出发



    昨天凌晨4点,王孝成就从盱眙出发了。辗转火车、汽车,下午1点半,王孝成带着7个亲友赶到上海。在接待大厅里,王孝成焦急地等待着5年没有谋面的儿子,手里捏着一张儿子10岁时的照片坐立不安。

    儿子失踪那年,正在江苏盱眙某聋哑学校上3年级。有一天,王孝成送他上学后,却没再见他回家。很多人都说儿子可能被人贩子拐走了。王孝成夫妇焦急地在南京等地寻找了几年,也向当地公安部门报过案,可是“儿子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飘得无影无踪”。

    相见一刻,王理想和父亲脸上洋溢出了惊奇、幸福的笑容。“这是你爸爸吗?”工作人员问。王理想重重地点点头,他还认出了姑姑、舅舅,不过不认识叔叔了。王孝成说,如果在大街上与儿子偶遇,可能认不出来了。


解放牛网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