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声明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中国政府网残疾人服务专栏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2274阅读
  • 1回复
krisiten 离线

级别: 匿名验证用户

  • UID2116
  • 精华 2
  • 发帖1980
  • 在线时间0(时)
  • 注册时间1970-01-01
  • 最后登录2015-12-20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1-06-23
更多操作

爸爸,你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卡里姆想送爸爸一部手机,这样就可以每天与爸爸说话了,” 埃及自闭症儿童康复社区的辅导老师阿玛尼向记者解释说。






      8岁的卡里姆患有自闭症,经过3期治疗目前已能吐出单个词汇。19日这天是父亲节,当问及想送父亲什么礼物时,小卡里姆低着头,手指不断绞缠揉搓着,额头贴住墙,反复哼着“手机,手机,手机……说话,说话,爸爸,爸爸。”


      阿玛尼介绍说,卡里姆的父亲是个律师,为给儿子治病同时在好几家事务所兼职,很少能陪在卡里姆身边。


    “尽管卡里姆是个案,但埃及家庭普遍面临父亲角色缺失的困境,这对儿童的成长很不利。”埃及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的创建者、著名社会学家达莉亚表示,在传统的埃及家庭里,母亲是抚养子女的“前线”工作者,而父亲大多只是家庭经济支出的承担者,常年在外工作,与子女沟通很少。“即使遇到大事需要与父亲商量,孩子也往往会通过母亲作为中间人,间接地征求父亲意见”。


      达莉亚指出,这一方面源自埃及社会传统观念,另一方面则迫于巨大的经济压力。普通的埃及家庭一般有2到4个孩子,绝大多数已婚女性不参与工作,家庭支出完全由父亲一人承担。


      “一份工作很难养活一家人,”32岁的艾哈迈德说。他同时在两家媒体担任编辑工作,在一家上完早班,再赶到另一家上夜班,加上路程时间,每天在外16个小时。午夜,艾哈迈德收好20埃镑的夜班费,疲惫地拎起公文包说,“我到家时,我的儿子小阿卜杜拉已经睡了,一周都见不到他一次”。


      艾哈迈德说,自己的父亲也曾是个翻译,为养活3个儿子,曾同时兼三份工,记忆中父子一同玩耍的场景很少。“他总说自己的梦想,就是给我们哥仨更好的生活,那时觉得他真是个平庸无趣的男人”。

krisiten 离线

级别: 匿名验证用户

  • UID2116
  • 精华 2
  • 发帖1980
  • 在线时间0(时)
  • 注册时间1970-01-01
  • 最后登录2015-12-2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1-06-23
        “阿卜杜拉出生后,我才终于理解了当年父亲的梦想——给儿子最好的生活,”艾哈迈德有点羞涩地说,“我看过那些欧美的片子,大家总把‘我爱你’挂在嘴边,对父亲也说‘我爱你’。我们阿拉伯男人之间不说这种话。生活如此艰难,我们懂。”


    “小阿卜杜拉6岁啦,最崇拜巴蒂斯塔(美国摔跤明星),梦想是当摔跤手。如果要他送我礼物,他估计只懂得摔跤手套,小手枪之类的东西,”艾哈迈德说。


    记者给小阿卜杜拉打了电话,聊起爸爸他非常兴奋,说最大的愿望是每周能多几天跟爸爸玩。“礼物?我要送爸爸一个大饭桌,因为他从来不吃饭,这样不好。”


    艾哈迈德在两份工作中奔波,午饭晚饭只得卷在一个塑料袋里在路上吃。在小阿卜杜拉的记忆里,饭桌上总是只有他和妈妈。


    得知小阿卜杜拉的回答,艾哈迈德眼圈一红:“儿子比我当年懂事啊。父亲去年过世了。如果再有机会,我想送他茶杯吧,每天都能用到,”已为人父的艾哈迈德说。“我想让他无论在哪里忙碌,看到礼物就能想起我,想告诉他,你总是不在身边,不在眼前,但我知道,你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新华网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